见底同学

☆画画的话是沙子

大概寒假见!

挂件。
其实我自己也还比较喜欢

不值一提的摸鱼

小时候是个喜欢和别人狡辩或者争论的人,对于客观的事物自己如果觉得自己没有错就绝对不会让步。
有一次老师布置了一道我最不擅长的行程问题的数学竞赛题,回家后一个人趴在书桌上涂了好几张草稿纸都没解出来,第二天一到教室就跑去让老师纠自己的解答过程。
还有一次因为一个题的解法不同,老师没认真看就给自己一把叉,跑去办公室气得一边哭一边跟老师讲自己的思路。
在学习上因为自己的偏执得到了一点帮助,但更多是感到越来越生气和难过。对自己与人交际的方式,对自己面对这个世界的态度,对所有的人和自己的包容心,感到很难过。
有时候感到很委屈,一边跟朋友说我的偏执会改的会改的,一边心里像是哭着说可不可以包容我。
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个可以容纳所有人的温柔的人,就越来越发现自己害怕生活里要求同化的暴君。
如果艺术寻求包容,那么我会追求艺术,如果科学寻求真理,那么我会追求科学。
优越感和以自我为中心一直是我的雷区,但我也知道这样的偏执会是自卑和极端的消极。
现在是个懦弱样子。
开始明白原来大家更想知道的是他们愿意知道的,同学们问为什么只是为了问为什么,开始承认精神在大众眼里是多么不值,幼儿园就学会的道理渐渐成为某些人驯服的工具。
大家的羡慕真的只是羡慕,他们不是恭维,他们的羡慕是,嗯很好我也想这个样子但要经历的话还是算了。
旁观者带着虚无的同理心东张西望地追随大众的影子。
我们长大了附和从头到尾欺骗我们自己的表面,自慰现实和人生。
狗屁人生。

摸鱼。
好累啊……